第B04版:副刊·广告
上一版3  
 
 
    标题导航
 
 
 
宿迁日报
宿迁晚报
宿迁日报社主办
2015年5月8日 星期   网站首页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旧电子版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高山(宿城)
不能忘却的抗日英雄陈若克

  在抗日战争中,一位江姐式的女英雄,壮烈地牺牲在山东沂蒙大地上,她就是八路军女干部陈若克。

  去年11月12日至14日,单位安排我参加宿城区机关党工委组织的党务工作培训班,期间,我们去沂蒙瞻仰孟良崮战役纪念馆,后在山东红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见到了人民解放军首任炮兵司令朱瑞和陈若克结婚时住过的茅草小屋。我,作为朱瑞陈若克烈士的家乡人,尤为欣慰的是,他们结婚小屋里的那盏罩灯还在亮着……

  1939年,山东抗日根据地面临严峻困境:一方面,日寇实行惨无人道的“三光”、“囚笼”政策,疯狂地“扫荡”、“分割”、“蚕食”抗日根据地;另一方面,蒋介石、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沈鸿烈等消极抗日,积极反共,使抗日军民和抗日根据地处于日、伪、顽夹击的极端困难之中。 

  当时,山东所处的军事战略位置极其重要,成为中国共产党联结华北、华中两大根据地的纽带和桥梁。为了进一步加强山东敌后抗战力量,党中央决定建立八路军第一纵队,统一指挥一一五师、山东纵队和苏北境内的八路军各部队,任命徐向前为司令员,朱瑞为政治委员。

  朱瑞,1905年出生于江苏省宿迁县龙河镇朱大兴村(现为宿迁宿城龙河镇)一个书香门第,1924年报考广东大学法学院,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6年初,他赴莫斯科入中山大学,1927年夏,他受党组织委派赴克拉辛炮校。1928年夏,朱瑞加入了联共(布),回国转为中共党员。

  1929年秋,朱瑞回国到上海后巧遇邓颖超陪母亲散步才接上组织关系,先后任中共中央特派员、长江局军委参谋长兼秘书长。

  1931年在周恩来同志领导下,他成功策动国民党26路军举行宁都暴动。1932年朱瑞进入江西中央苏区,参加长征,第一、四方面军会师后,朱瑞任第一方面军政治部主任。长征到陕北后,参加了东征、西征等战役。1936年调任第二方面军政治部主任。

  朱瑞在长征中作战勇敢,战果显著,深得毛泽东的赞许。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朱瑞任中共中央北方局军委书记。后调任八路军驻第一战区联络处处长,受周恩来派遣从事对国民党军将领的统战工作。创办华北军政干校,1939年11月任北方局组织部部长。

  1939年5月任八路军第1纵队政治委员,与司令员徐向前赴山东统一指挥中共在苏鲁的部队。后兼任山东军政委员会书记、中共中央山东分局书记。 

  1939年5月5日,朱瑞率部挺进山东。6月7日,在馆陶与从冀南威县来的徐向前一行会合。不久至鲁西,会见了先期到达的陈光、罗荣桓等一一五师领导人,随后向沂蒙山区进发。6月29日,到达山东分局和山东纵队指挥部驻地岱庄,与分局书记郭洪涛,山纵指挥张经武,政治委员黎玉等会合。不久,根据中央和北方局的指示,改组了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建立了山东军政委员会,朱瑞任山东分局书记兼军政委员会书记。 

  1943年3月,根据中央指示,山东抗日根据地实行一元化领导,以山东分局为党政军民的最高统一领导机关,朱瑞继续担任山东分局书记。

  后来,毛泽东亲自指示朱瑞主持创办我军第一所炮兵学校。

  朱瑞的爱人和战友陈若克,祖籍广东顺德,1919年生于上海,从8岁起,她曾上过一年半的小学。父亲病故后,11岁起便同母亲一起进工厂做工。由于她斗争性强,厂方及一切不良分子都对她望而生畏,也赢得工人拥戴。当时流传着一句话:“小广东,凶来兮咧!”于是,“小广东”的名字便在工人中广泛流传。11岁开始当童工,16岁参加过上海工人罢工,17岁加入中国共产党。“七七事变”后由上海赴延安,路上受阻在冀南入华北军政干校学习。1938年8月1日和朱瑞结婚。1939年6月到山东,担任山东纵队司令部直属工作科科长,1940年被选为山东省妇女联合会常委,省参议会驻会议员。

  1936年8月23日,陈若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成为党支部负责人之一。 

  1937年,上海“八·一三”抗战爆发,陈若克随厂迁往武汉。1939年6月,跟随朱瑞一起来到山东抗日根据地沂蒙山地区,后还被选为山东临时参议会的驻会议员。

  21岁,来自上海的陈若克罩着盖头布,穿着深色土布褂子,内穿一件米色毛衣,下身穿一条浅色长裤,一头秀发披到肩上。

  1941年深秋,数万日本侵略军大举扫荡沂蒙山区,陈若克所在的部队要立即转移。这时她已有8个月的身孕,房东劝她留下来,她谢绝了:“我是个领导干部,要是为了个人安全躲起来,怎么号召同胞们去抗战?” 

  日军每次轰炸时,床板都会震起来,洞顶的石头、灰土呼啦啦往下掉。陈若克艰难的趴在床上,努力护住肚里的孩子,她感觉孩子在里面折腾的厉害,阵痛提前开始。无论如何,现在不是生孩子的时候。 

  她与朱瑞结婚三年多,他们的第一个孩子生下时,正值日军“扫荡”,孩子因患重病无法医治而死。 

  日军扫荡的11月7日这天,夜里11时许,一股日军从山后驾着云梯摸上来,部队决定突围。分局机关的家属分成两路,陈若克由警卫员搀着往北。由于阵痛加剧,她的行动越来越慢,渐渐与突围的队伍失去联系。第二天拂晓时,她终于撑不住了,让警卫员赶紧到附近村里找个老大娘。警卫员还没有回来,陈若克已生下孩子。她脱下大褂子,把这个不幸的女儿包起来。结果,孩子的哭声引来一队端着刺刀的日军。日军士兵拥上来,陈若克下意识地掏枪,可是,手枪被别的同志带走。她怒目圆睁,徒手与日军士兵拼命。日本士兵用枪托把她砸昏过去。

  日军士兵不知陈若克何许人也,只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给她吃的,她不要;问她什么,她不说。他们觉得这个女人有来头,把她的手脚用铁丝捆住,关在一间小屋里。一天一夜,陈若克竟然滴水未沾。这时,沂水城的日军打来电话,让小队长把陈若克母女押往宪兵司令部。马夫把陈若克横放在马背上,把她的手脚用绳拴在马鞍上,婴儿装进一条马料袋子,孩子被马草扎得拼命哭喊,陈若克听见,心如刀绞,就这样,母女俩在山路的跑马身上颠簸了一百多里。

  陈若克的心都碎了,那是她的孩子啊。一个幼小的生命,一出生却要忍受这种虐待?陈若克强忍着,不在日本人面前掉一滴眼泪。

  起初,陈若克希望尽快死去。然而,魔鬼一般的日本鬼子偏要折磨她,把她送到沂水县城,抬进日本宪兵司令部。 

  尽管她已是遍体鳞伤,但是,她咬紧嘴唇,还是那样镇静、铁石一般,怒视敌人。

  这时,她因病痛所发出异常的喘息声,惊动一个先她被俘并曾看护过她的女看护杨以淑。杨从押禁室内奔出来,伏在陈若克的头上大哭。“哭什么?我们既是中国人,就有中国人的骨气……哭能有什么用处?”

  很快,敌人审讯她:“你是哪里人?”

  “我是哪里,就是哪里!”

  又问:“你的丈夫是谁?”

  “我的丈夫是抗战的!”

  “你呢?”

  “我也是抗战的!” 

  气急败坏的鬼子得不到一点有用的东西,陈若克说:“问什么?快点枪毙好了!”

  “枪毙?还得赔一颗子弹哩。”敌人奸笑着说。 

  “那就刀砍!”

  “刀砍?还得用力气哩。”

  “随你们的便!”此后陈若克默不作声,不再理睬敌人。

  鬼子见硬办法不行,又来软的,假惺惺地给她和孩子送来牛奶。陈若克一把打掉敌人手中奶瓶,怒斥敌人的卑鄙丑行,坚持和孩子一起绝食。杨看护替她和孩子的身体担心,她却说:“这个时候只有坚强!”

  敌人总是希望从她嘴里等到八路军和朱瑞的信息,就逼她吃饭,她斩钉截铁地回答:“要杀就杀,要砍就砍,别再啰嗦!”敌人对她毫无办法。 

  11月26日这天,沂蒙山区天昏地暗,寒风呼啸。敌人使用门板把被折磨得昏死过去的陈若克抬往刑场,要处决她。

  刑场上,抱在怀里的孩子的哇哇哭叫声唤醒了陈若克,她挣扎着站起来,伸出正在流血的手,对孩子说:“孩子你来到这世上,没有吃妈妈一口奶,现在就要和妈妈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了,你就吸一口妈妈的血吧!不是妈妈狠心,为了天下所有的母亲和女儿,妈妈只能作出这样的选择……”说着,她把手上的鲜血滴进孩子的嘴里…… 

  临刑前,陈若克紧紧地抱着出生二十多天的孩子。

  在陈若克看来,整个民族都在苦难之中,落在残暴的日本人手中,孩子也难保住,索性拼上自己和孩子一块血肉,去组成中华民族抵抗日本法西斯强盗的“血肉长城的”一部分,让万恶的日本豺狼知道中国共产党人是不怕死的!中华民族是不可战胜的!

  各种暴力手段,企图摧毁一个中国22岁女八路意志的梦想破灭了,他们失败了。

  在日本鬼子的歇斯底里的嚎叫声中,残忍的敌人向陈若克和她的孩子举起了刺刀,朝着她们母子身上连捅27刀,陈若克和孩子一起被敌人残害了。

  高高的沂蒙山低首致哀,呜呜的沂水河热泪长流,永远铭记着陈若克英勇就义的悲壮场面。 

  陈若克牺牲后,朱瑞将军闻讯悲痛不已。送葬那天,朱瑞赶到现场,一定要最后看一眼已经入殓的爱妻陈若克和还没有来得及起名字的女儿。可是,陈若克的“干娘”王换于死死抱着他,说什么也不让他开棺,怕他看见妻女那四肢不全、面目全非的遗体会更加难过。朱瑞,这位中国共产党军队炮兵司令、驰骋疆场指挥千军万马仍镇定自若的高级将领,此时号啕大哭,痛不欲生!国仇家恨,令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1942年7月7日抗战五周年纪念日,为了纪念爱妻陈若克,朱瑞将军饱蘸泪水写出了《悼陈若克同志》祭文。文中,他万分惋惜地说:她死得太早,是革命的损失!妇女的损失!也是我的损失!可谓字字血,句句泪。他接着写道:因为我们是在革命低潮时期,是在抗日战争的血腥风雨里走到一起结为夫妻和战友啊!但她的死又是党的光荣!妇女的光荣!也是我的光荣!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正是千百万中国革命军民不怕流血牺牲,不畏强暴,前仆后继,以“血肉长城”英勇抵抗日本侵略军队,夺取了八年抗战的胜利,推翻了蒋家王朝,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共和国,翻开了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崭新篇章。

  尽管抗日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去,然而,世界霸权主义者、日本军国主义者亡我野心不死,他们不断向中国发起挑衅!同胞们,先烈的热血不能白流,先烈的生命不能白丢!国耻不能忘记!我们要永远保持清醒的头脑,永远保持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

  陈若克牺牲后,朱瑞跟潘彩琴结婚。朱瑞被调回延安,后来朱瑞从延安到了东北,他们先后生了两个女孩。一个叫朱淮北,一个叫朱东北。

  1944年9月5日,中央警卫团战士张思德牺牲。8日,毛泽东为悼念张思德而作著名讲演《为人民服务》。

  毛泽东在悼词中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张思德同志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是比泰山还要重的……”。

  朱瑞和陈若克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们的死是比泰山还要重的……。

  为了纪念朱瑞和陈若克先烈,2013年,宿城区人民政府在古黄河北岸建立了朱瑞将军纪念馆,同孟良崮战役纪念馆一样,都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早期军事家迟浩田题字。

 
宿迁报业  | 关于本站  | 报纸广告服务  | 网站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  
宿迁日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www.sq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第A01版:头版
   第A02版:要 闻
   第A03版:综 合
   第A04版:金 融
   第B01版:宿城
   第B02版:综 合
   第B03版:综 合
   第B04版:副刊·广告
简明新闻
不能忘却的抗日英雄陈若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