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5版:艺 术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宿迁日报
宿迁晚报
宿迁日报社主办
2019年1月12日 星期   网站首页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旧电子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取象不惑 图真载道

  ——谈时顺清的山水画

  时顺清

  

  江苏省宿迁中学高级教师,宿迁市高中美术学科带头人,江苏省美术教师基本功比赛一等奖,教育部全国论文评比一等奖,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现为江苏徐悲鸿研究会会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艺术简介

  2002年作品入选《江苏省二届山水画展》;

  2005年作品入选《江苏省三届山水画展》;

  2006年作品入选《江苏省首届新人新展》(新人奖);

  2014年作品参展《江苏省建国65周年书画作品展》(优秀奖);

  2015年作品参展《悲鸿精神全国中国画展》(优秀奖);

  2016年作品参展《“徐悲鸿奖”全国中国画提名展》;

  2017年作品入选《第二届江苏美术奖作品展》”;

  2018年作品入选《傅抱石双年展·2017江苏省中国画优秀作品展》。

  ■崔卫

  

  所有事物的存在和发展,都涉及形而上(价值观,即为何)和形而下(方法论,即何为)两个层次的问题,山水画也不例外。

  公元五世纪,山水画的鼻祖宗炳在《画山水序》中一语道破山水画的价值——山水以形媚道,而仁者乐也。因此,“以画载道”是中国山水画和西方风景画在价值观上的最大区别。宗炳还提出了山水画创作的技术路径——“以形写形,以色貌色”。随着山水画的逐步发展,到公元十世纪,荆浩在《笔法记》中提出了“图真论”,并指出达到“图真”的途径(“六要”),即气、韵、思、景、笔、墨,进一步发展了山水画的方法论。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一千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山水画的形态、风格不断变化,虽然名家辈出、画派林立成为山水画史的宏观图景,但是很多画者,特别是明清以降的画者,对于山水画“为何出发”,即到底所“载”何“道”,处于严重的“失焦”状态;对于“如何到达”,即如何“载道”,也处于严重的“失措”状态。于是乎,足不出户、闭门造车的“得意忘形”者有之,所以便有了上世纪末的 “笔墨”之争;食古不化、因循守旧的“坚守传统”者有之,所以就有了一百年前的“国画革命”口号;无知无畏、胡涂乱抹的“大胆创新”者亦有之,于是便有了所谓的“废纸论”,等等。近几十年来,这些病症愈演愈烈,尤其因为一大批“庙堂画家”把控着话语权和“裁判权”,导致绝大多数根基不深的画者长期处于手足无措的“迷惑”之中,由是,山水画画家众多、作品浩繁却名作罕见的虚假繁荣局面终于达到了“极盛”。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担忧和无奈。

  孔子曰:礼失而求诸野。艺术亦然。基于这样的理念,我还没有对山水画的前景彻底绝望,不久前,江苏宿迁高级中学的美术教师时顺清的一批山水画作就让我看到了生机和希望。也许有人会问:这样说是不是太主观、太武断了? 那我就略作解释吧。

  首先,时顺清之热爱山水,是由于对中国传统文化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理解,以及人格修炼的需要。孔子在《论语·雍也》中提出“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就是用类比的方法阐明了山水中的“道”。生活中的时顺清,是一个仁者,待人接物均很宽厚,尤其作为一名教师,他对待学生如兄如父,真诚、包容,诲人不倦;同时,他也是一个智者,勤勉好学、从不虚度光阴,积极向上,始终以工作、艺术创作为乐,遇事不急不躁,刚柔相济,谋定后动,顺势而为,因而总是游刃有余。这些人格特质,既有先天的禀赋,也有长期徜徉于山水林泉之间的修炼和感悟。在我看到时顺清的近200幅山水画中,多半来自写生,且写生对象遍布大半个中国,内蒙古、西藏、甘肃、东北三省、陕西、山西、河南、山东、浙江、贵州、云南等近20个省份,都留下了他的足迹,至于他生于兹长于兹的江苏,更是自不必说。也就是说,他“行万里路”,将自己置身于草原戈壁、白山黑水、黄土高坡、太行绝壁、江南丘陵、云贵高原等各种形态的山水之中,在丰富自己绘画内容和形式的同时,更好地体悟山水之道。

  其次,时顺清之描绘山水,是基于对经典画论关于山水画创作方法论述的理解,以及对现代美学的体认。荆浩《笔法记》中将气和韵置于“六要”的首位和第二位,因为气、韵是“真”的具体化(就像两仪之于太极),并指出:“气者,心随笔运,取象不惑。”也就是画山水时要心手相应,落笔准确、肯定、迅速,不做作,这样才能有生气,因为“气”是得山水之“真”的第一条件;“韵者,隐迹立形,备仪不俗。”就是指绘画山水时,要虚实相生,这样才不至于落入俗套,因为过实(用墨过多、皴染过度)则蠢、浊,过虚(用墨过少、物象不明)则弱、媚。要做到这两点,不仅需要有扎实的笔墨工夫,还需要有敏锐的观察能力和超凡的取舍能力。时顺清自幼练习书法,笔墨功底自不待言;他从小喜爱绘画,数十年沉浸于写生和创作之中,并临习过大量经典名作,对物象的观察和审美判断早已游刃有余,所以在面对纷繁的景象时,便能迅速采撷其最佳内容,并“随形运笔”,佳构立成。更为可喜的是,时顺清总是能够根据物象的形态特征和审美特质,准确地拿捏用墨的轻重、浓淡、干湿,乃至墨块的大小,以及墨与色的配合,从而使画面呈现为一种“有意味的形式”。

  再次,时顺清之主攻山水,是出于对基础教育关于中国美术文化价值的认知,以及对民族复兴的使命感。“教师即课程”,这是教育界的“公理”。教师的专业素养、价值取向和行为方式,是决定教育成败的最根本因素,美术学科也不例外。在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我国基础教育美术课程“西化”问题相当严重,无论是教材内容,还是话语体系,乃至教师的专业知识结构,都带有浓重的欧美色彩,中国传统美术长期处于边缘或从属状态,因而导致了民族文化的虚无主义,对民族自信心的建立造成极为严重的消极影响。在努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新时代,文化的复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新的《普通高中美术课程标准》专门设置《中国书画》课程模块,就是一个巨大的转变,其目的就是让学生能够很好地继承中华民族的艺术精神和文化基因,山水画作为中国绘画的最高代表,地位之重要自然可想而知。这一次课程改革还在教学层面提出了新的建议——让学生“像艺术家一样创作”。但是,目前的高中美术教师有多少能真正胜任这一任务,其实并不乐观。就这一点而言,时顺清数十年的努力和坚守正是符合了新课程实施的需要,因此,我们不能不敬佩作为一名一线教师的他,在美术教育“飞花渐入迷人眼”的现实面前中不为所惑,始终保持清醒的认识,并做了如此充分的准备。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他的身教和言传之下,必将有一批又一批真正理解并致力于山水画创作的后来者,为中国传统美术和中华优秀文化的发扬光大注入新的活力。

  人们常以“技进乎道”来赞扬艺术家的成就和境界之高,至于“道”为何物,即很少去深究,所以这一成语便不免有溢美、滥用之嫌。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虽然对“道”的理解和解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道”毕竟是可“道”的,例如,时顺清便以他的艺术实践对山水画创作之道进行了充分的展示,而他将山水画创作和美术教学紧密结合的坚守,则对美术教育之道做了很好的诠释。

  

  2018年12月15日于金陵随园

  (作者系《中国美术教育》副主编,美术学博士)

 
宿迁报业  | 关于本站  | 报纸广告服务  | 网站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苏公网安备32130202080663号  苏ICP备10105892号-10 
宿迁日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www.sq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第A01版:头版
   第A02版:聚焦2019宿迁两会
   第A03版:社 会
   第A04版:社 会
   第A05版:艺 术
   第A06版:梧桐巷
   第A07版:资 讯
   第A08版:看 台
取象不惑 图真载道